編者按
  歷史的指針再一次指向7月7日。77年前的今天,日本軍國主義悍然炮轟宛平城,製造了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標志著全面侵華戰爭的開始,成為中國全民族抗戰的起點。這場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空前災難,激發了中華民族的徹底覺醒和頑強奮起,並由此開闢了世界上第一個反法西斯戰場。77年過去,歷史的傷痕還在,歷史的警示還在,歷史的教訓還在。
  在那場戰爭中,地處中原的河南經歷了怎樣的浩劫?富有反抗精神的河南人民進行了怎樣的鬥爭?這場戰爭給予人們哪些啟示?
  牢記歷史,勿忘國恥。在這個特殊日子里,本報編輯部根據河南省新四軍和華中抗日根據地歷史研究會會長、三門峽市委書記楊樹平同志的兩篇回憶錄《爺爺的屍骨在哪裡?》、《爸爸的未了情》以及其他史料,重新編輯整理,講述當年發生在豫東睢杞太抗日根據地一門忠烈的“楊家將”抗日故事,以緬先烈。
  死也不當叛徒的爺爺
  爺爺楊進田(化名楊道蘊),1905年2月12日(農曆正月初九)生於睢縣河集鄉田胖村一個富裕農民家庭。早期受其妹夫、睢縣農民運動領導人馬集勛影響,形成了反舊圖新的思想。1927年,爺爺楊進田參加了反抗軍閥統治,攻打縣城的農民運動。此後,楊進田按照黨組織的指示,回到家鄉建立了秘密聯絡站,負責豫、魯、蘇、皖4省的地下交通工作。
  不幸的是,由於被叛徒出賣,楊進田在1942年4月被日寇逮捕,當年9月被敵人殺害於濟南。——摘自楊樹平署名文章《爺爺的屍骨在哪裡?》
  革命是楊家的傳家寶
  “1925年的農曆十一月十二日,楊振川出生在睢縣河集鄉惠濟河畔田胖村的一個革命家庭里,其父楊進田是水東地區我黨地下聯絡站站長。”省委黨史研究室一處處長張守四說。
  楊進田被組織上安排到張新增的漢姦大隊當了副大隊長,秘密做爭取和改造這支舊軍隊的工作,使我軍在一個有利時機消滅了這支漢姦隊伍。
  此後,楊進田按照黨組織的指示,回到家鄉建立了秘密聯絡站,負責豫、魯、蘇、皖4省的地下交通工作。
  智勇過人的地下聯絡站站長
  “1939年,當時睢縣的地下黨組織大部分遭到敵人破壞。在這種極其危險的形勢下,經睢縣工委書記任曉天介紹,楊進田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張清玲說,“那年秋,楊進田奉黨組織之命在家中建立了水東地區地下聯絡站,並擔任了地下聯絡站站長。”
  為了擴大革命力量,他組織多批青年加入了革命隊伍。1939年秋,楊進田將長子楊振川送到“豫皖蘇邊區抗日聯合中學”,參加了新四軍游擊支隊,學習軍事、政治、文化等新知識。同時,楊進田又介紹親戚申允亭、馬振藻、劉志遠、馬培茂、馬培滋等許多青年參加了革命隊伍,走上了抗日的道路。
  一次次往來於敵人的封鎖線之間
  1940年夏,楊進田引導獨立團兩個營先後襲擊了白廟偽區公所和偽區長夏錫嶺的家夏樓,擊斃了夏錫嶺。
  在從事地下革命活動中,楊進田按照黨和上級的安排,多次冒著生命危險,身負重要使命,一次次往來於敵人的層層封鎖線之間,出色地完成了黨和上級交辦的各種重要使命。彭雪楓得知楊進田經常穿梭於敵寇之間,為了安全,贈給他一隻駁殼槍讓其護身。
  死也不能當叛徒
  1942年農曆二月十九日,楊進田到華北冀魯豫軍區聯絡。
  他從太康王坡出發,途經經樓、袁堯、朝古廟,輾轉回到田胖村時已是深夜。家中因為已被敵人抄過多次,兩年來已無人居住。楊進田當晚就睡在自家院子里。由於叛徒黃某、經某等人的出賣,楊進田回家的消息很快被敵人得到。敵人隨即派出幾十人,乘坐一輛卡車悄悄來到田胖村,殘酷地毆打群眾,逼迫交出共產黨。面對群眾危難,楊進田果斷地站出來說:“我就是你們要抓的共產黨,與他們無關,你們把他們放了,我跟你們走。”
  敵人欣喜若狂,隨即將其押往商丘進行審訊,威逼利誘,百般摧殘。楊進田凜然不懼,視死如歸。在被敵人關押期間,三弟楊啟田托人見到了獄中的楊進田。楊進田說:“……告訴川兒,在部隊要好好乾,不要忘了為我報仇。”
  後來,日寇將楊進田、郭孝誠等人轉押山東濟南繼續審訊。直至就義,楊進田對敵人仍是罵不絕口。最後,英勇不屈的楊進田被殘暴的日寇殺害於濟南,時年37歲。
  爺爺屍骨無存但楊家沒出過孬種
  據楊樹平回憶:爸爸說,1939年秋天,爺爺給彭雪楓師長寫了封信,介紹他和楊振營、申允亭、馬振藻、劉志遠等十來個年輕人去豫皖蘇參加新四軍。當時爸爸才14歲,奶奶等家裡人說:“大夯(爸爸的乳名)還是個孩子,等兩年再去吧!”不料爺爺大聲吼道:“日本人打到咱家門口了,中國都快完了,現在不去,到50歲再去當亡國奴呀?我不叫他去,咋叫人家的孩子去!再說,自古英雄出少年,中國靠的就是這些有血性的青年人!”臨出發,爺爺又對爸爸說:“咱們家沒出過孬種,到戰場上要給中國人爭光,給彭師長爭氣!”
  少年從軍報國的爸爸
  爸爸楊振川,1925年12月27日出生於河南省睢縣田胖村一個比較富有的農民家庭里。1939年秋,他不滿14歲,就被爺爺楊進田(化名楊道蘊,地下黨聯絡站站長)送到好友新四軍四師師長彭雪楓身邊做保衛工作。
  爸爸一生坎坷。家被日偽漢姦抄了,奶奶領著二叔、三叔、四叔、大姑、二姑逃難到百裡外的太康縣,隱藏在做國民黨團長的二姑爺家。爸爸生前經常給我們講,奶奶是怎樣帶著他們藏在高粱地的亂墳崗里,躲過日偽漢姦和國民黨軍隊搜查,讓我們牢記國破家亡的歷史。——摘自楊樹平署名文章《爸爸的未了情》
  14歲被父親送去參軍
  1939年8月17日,年僅14歲的楊振川由楊進田介紹到安徽省渦陽、蒙城交界處的“豫皖蘇邊區抗日聯合中學”參加了新四軍豫皖蘇游擊支隊。
  從1939年8月參軍到1941年4月,他跟隨部隊東進西出,南挺北進,所到之處,積極走上街頭,宣傳抗日。
  1941年1月,楊振川學習結業,被組織上分配到安徽省宿縣西白沙區白沙鄉任鄉長。
  1941年的6月份,中央軍委命令六支隊除留下一個旅堅持就地抗戰外,其餘部隊東進。楊振川加入了東進隊伍的行列。
  病愈即投入支前鞠躬盡瘁
  1941年8月,楊振川被上級重新分配到新四軍四師鋤姦部保衛隊,先後任保衛員、副班長,1942年擔任保衛班班長(正連級)。有一天,領導讓楊振川押著女特務胡堅到師部,師長彭雪楓審問時,楊振川負責安全保衛陪審。同年9月,楊振川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3年春季,楊振川才得知父親遇難的消息,正在緊張進行軍事訓練的他當即昏倒。在彭雪楓的關註下,他被選送到抗大四分校政治隊學習。
  1946年底,楊振川因承受不住父親犧牲而帶來的巨大打擊,精神失常。團里決定,把他調往旅部所在地永城裴橋進行調養。誰知到達平崗後,楊振川病情加劇,不得不隱蔽就地進行治療,遂與所在部隊失去聯繫。
  “1948年,淮海戰役打響,剛剛病愈的楊振川又積極投入到轟轟烈烈的支前運動中。”張清玲說,“2010年,86歲高齡的楊老去世。去世前夕,他還向床前的後代們講革命家史,要求他們要為黨為民鞠躬盡瘁……”
  爸爸的告誡:當官不能讓人戳脊梁骨
  據楊樹平回憶:“爸爸常常給我們講,1942年9月,他不滿18歲就入黨並當了正連級的保衛班長,當時他們班的保衛員周得勝、童達仁都是長征時期的老同志。比起那麼多犧牲的戰友,他能活下來就是萬幸了。官大官小算什麼,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關鍵是不能讓大家伙兒背後搗你的脊梁骨!”
  他們的偉大不是刻意的
  河南日報社高級編輯孔祥科評論說:“在革命隊伍里,信仰是那樣的純潔,感情是那樣的真摯,胸懷是那樣的豁達。他們是有傳統有操守又有信仰的人。他們把職位、待遇看得很淡,把操守看得很重,‘比起那麼多犧牲的戰友,我能活下來就是萬幸了’、‘官大官小算什麼,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關鍵是不能讓大家伙兒背後搗你的脊梁骨!’我想,家傳是融入楊家父子的血液中了,成為一種遺傳因子。楊樹平的敘述,讓我想起更多的父輩,他們在平凡中體現出偉大不是刻意的,是他們覺得就應當那麼做。”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 河南“楊家將”身負家仇國恨)
創作者介紹

王力宏

gnczxfbbynp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