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8000美元的貨,匯款卻匯了44000美元。廣州一家外貿公司遇到了這樣“天上掉錢”的好事,然而,老闆洪先生卻為此發愁。因為,洪老闆事後才知道,這是一種新型外貿騙局,目前國內已經有多家供應商上當。
  這半個月以來,記者通過深入調查發現,像洪先生這樣上當受騙的供應商已經有40多家,涉案金額達2421萬元,受騙企業主要來自廣東、福建、浙江等地,廣州本土外貿企業也有不少。這個騙局一開始根本不露蛛絲馬跡,騙子以採購商的身份接近外貿企業,詢單、下單、付款,但是在付款的時候會多打款,一般高出貨值多10倍,但付款是從其他賬號打到公司的賬戶。
  記者調查瞭解到,其實“客戶”就是黑客。供應商無辜被利用,因為涉案,受害者難以洗白,賬號被凍結,個人出境也被抓,最終甚至公司也可能因此癱瘓。這個外貿新騙局到底怎樣坑害企業?為何到現在仍未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這其中到底有何“玄機”?記者深入到幾十家受害群體,瞭解了不少鮮為人知的受騙案例。
  策劃:譚亦芳 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成希 實習生 黎清艷
  現象??
  訂一小批貨 匯款多十倍
  訂一批8000美元的車載充電器,定金只是2000美元,公司卻收到44000美元,客戶則要求洪先生幫忙把剩餘的錢轉入他的香港匯豐銀行賬戶。
  廣州的洪先生是一家電子外貿公司的老闆,6月17日,一名客人通過QQ主動和他的業務員聯繫,自稱是外貿公司的採購,說要訂一批8000美元的車載充電器。8月5日,洪先生公司收到44000美元,以為是該客戶打來的,便問他為什麼要打44000美元,因為定金只要2000美元。客戶則要求洪先生幫忙把剩餘的錢轉入他的香港匯豐銀行賬戶。
  “錢本來就是他的,幫他轉出去我們不會有任何損失,純粹就是幫個小忙,我也沒有多想,就轉了。”洪先生說,“偶爾幫客戶這種小忙在我們這個行業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錢轉出去後,洪先生再聯繫客戶約定出貨時間,卻聯繫不上了,QQ已被拉黑。
  “直到11月12日,香港警方寄了一個快遞,說我們有違法行為,收了臺灣艾可米科技有限公司的44000美元,我們才知道這44000美元根本就不是客戶打過來的。”洪先生說,“香港警方要求我們退還44000美元給臺灣艾可米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因為涉嫌詐騙,洪先生的賬號已經被香港警方凍結。
  兩星期前,當洪先生看到網絡上有人發佈了與他相似的經歷時,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並加入了由首次對該騙局進行公開揭露的外貿企業老闆魏先生組建的受害者群。記者統計發現,一共有66名受害者,其中被騙的至少有42家企業,涉案金額少則3萬元,其中一位中山的梁先生被騙高達140萬。
  “我在網上把騙子資料給曝光了。很巧的是,這個騙子公司也跟梁先生有接觸,我們轉出的賬號都是一樣的,收款人名字也一樣,所有提供的證明材料都指向同一伙人。”洪先生說。
  記者瞭解到,這個騙局屬於多方配合縝密的團夥作案,一開始根本不露蛛絲馬跡。具體的作案方式為:其中一個騙子以採購商的身份接近外貿企業,詢單、下單、付款,但是在付款的時候會多打款,一般高出貨值多倍,而且付款是從另一個賬號打到公司的賬戶。騙子採購商在打了多餘貨款之後,開始找藉口,例如會說他在中國國內的某個供應商沒有美金賬號,需要通過你中轉代付。於是,順理成章讓你把除了貨款的餘款打到另一個賬戶。因為合作了,本著發展長期生意的目的,或者已經建立的“革命”感情,外貿企業可能很爽快就當了中轉站。至此,這個騙局差不多就要露出它猙獰的面目了。
  受害人??
  想借法律追討,但層層官司或看不到頭
  這些錢分別打到了幾個賬戶,假設下麵的人也是受害者,那麼,這一環的公司還得再跟下一環的公司打官司,“每個官司都要耗費時間和精力,什麼時候才能到頭,非常難說。”
  目前,梁先生提供了不少證據給香港警方,證明自己也是受害者,並跟臺灣公司溝通,願意配合幫忙追回貨款,所以剛開始雙方還是有商有量的。但是,當香港警方告訴臺灣公司,因為錢被分成四份匯出去,這四份也許又往下一直分,那麼整個程序走起來將非常的複雜,追回來的可能性不太大時,臺灣公司就決定請律師跟梁先生打官司。“臺灣公司就一個目標,要我把錢原路退回。”梁先生說。
  但梁先生說,這28萬美元先被分成四份,再分下去,也許每個又是若干份,假設下麵的也是受害者,那麼,這一環的公司還得再跟下一環的公司打官司,每個環節都有律師函壓下來。“每個官司都要耗費時間和精力,什麼時候才能到頭,非常難說。”梁先生說。
  梁先生表示,在受害者群,也有公司提出和被“釣魚”者各承擔一半損失,不想陷入這樣的局面。但是,被“釣魚”公司有的好溝通,有的不好溝通。該受害者遇到的就是不好溝通的,對方就認一個理,錢是匯入你賬戶的,你該原路還回,其他免談。
  實際上,根據梁先生所說,臺灣公司可憑“不當所得”起訴他,這樣他除了同樣以“不當所得”起訴下一個收款方,層層來追貨款,確實也沒有其它的選擇了。不然,就要自己掏錢了事。因此,如果說作為第二、第三甚至更多層的受害者,只要不想無辜賠錢,都得一層層地把官司打下去。
  魏先生認為,這個騙局環環相扣,源頭公司要麼追討無望,自認倒霉撤訴,要麼中間環節的受害者不堪漫長的糾紛,為了息事寧人,最終被迫分攤款項,替黑客“埋單”。
  迷局??
  層層詐騙,匯款方也是受害者?
  “我們通電話的時候都沒談起貨款付到別的賬戶的事,我當時覺得老客戶不好意思催他付錢,騙子就是利用了這一點。”
  和梁先生所提到的被“釣魚”臺灣公司一樣,寧波的謀先生和他的南美洲客戶遭遇的就是這種情況。
  謀先生是做廣告禮品出口行業的,和南美洲的客戶已經合作了15年,一直相安無事。但上個月,謀先生卻沒有按時收到客戶的20萬美元貨款,但對方卻聲稱貨款早已按照他郵件的要求打到了他的新賬號。
  “有可能我的郵箱密碼被盜,也有可能客戶郵箱被黑,然後騙子用克隆郵箱的方式讓我和客人沒有察覺是在騙子設定的兩個郵箱之間往來郵件,”謀先生說,“我們通電話的時候都沒談起貨款付到別的賬戶的事,我當時覺得老客戶不好意思催他付錢,騙子就是利用了這一點。”
  由於報案及時,再加上銀行方面發現一個賬戶開了幾個月都沒有交易,一次打進7萬元,不到1小時又全部划走,引起銀行的註意,錢就沒入犯罪分子的個人賬戶,但犯罪分子目前還沒有被抓獲。根據寧波警方調查,騙子是外籍人員,使用假的護照在安徽、廣州等地開戶,並用假的護照開離岸公司,騙子主要居住地就在廣州。
  “這和第一個被騙的臺灣公司一樣,只是騙子黑客用攻擊我和客戶郵箱的方式,騙得了我客戶的貨款,讓客戶將款分別付到不同的賬戶,也可能有群里受害的外貿公司,目前尚不知道,等周一客戶給我銀行水單就清楚了。”謀先生說。
  供應商??
  涉案在身難以洗白,賬號被凍結
  一旦對方沒有撤訴,案件沒有了結,不管是香港公司、香港賬號,還是香港公司、國內離案賬號,都處於香港轄下,都會被凍結,而且不能註銷重開。最嚴重的是,企業資金都在裡面,被凍結了,直接面臨資金流斷裂問題。
  有一天,深圳的丁先生去香港,但剛過福田口岸就被香港警方以涉嫌洗黑錢帶回了警局。“我被抓時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香港警方告訴我,我的賬號去年分7次匯入了11萬美元,而這11萬美元是別的客戶被釣魚,然後匯到了我賬號。”丁先生說,“但那是一個非洲客戶打給我的,他當時向我訂購了2萬美元的貨,然後分7次把10多萬美元打給我,並讓我轉給他的其他賬戶,說是要給別的公司打貨款,我當時沒有多想就匯了。”
  丁先生告訴記者,他被香港警方扣押了1天,第2天交了10萬港元才保釋出來,本月17號他還需要回去報到。“我的賬號其實在今年3月時就已經停止使用了,當時香港銀行通知我說因為行政原因,我的賬號不能用了。”丁先生說,“現在突然說我涉嫌洗黑錢,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就被罪名了。”
  像丁先生遭遇的這種情況,在受害者中不止他一個,廣州的洪先生、譚小姐、郭小姐等都將面臨類似的情況。目前,有7家企業的賬號已經被凍結。廣州的郭小姐說,“我這幾天準備親自去香港問問。”
  記者瞭解到,一旦對方沒有撤訴,案件沒有了結,不管是香港公司、香港賬號,還是香港公司、國內離案賬號,都處於香港轄下,都會被凍結,而且不能註銷重開。最嚴重的影響是,企業的資金都在裡面,被凍結了,直接面臨資金流斷裂問題。目前,記者接觸到的受害者恰恰都是中小型企業,資金流更為吃緊。
  ■律師建議
  抱團報案
  梁先生說曾去報案,但以不屬於刑事案件為由拒絕立案,之後稱因為屬於涉外案件,需要和香港警方聯合處理取證,處理起來非常麻煩,仍然拒絕立案。
  據瞭解,日前有江門警方抓獲了一個犯罪分子,該犯罪分子正是梁先生4個匯出賬號中的其中一個的開戶人。目前被香港警方凍結賬號的有7家,多家企業老闆曾到當地公安局報案,但都沒有予以立案。
  “我去了白雲區刑警大隊報案,但公安局的人說這屬於經濟案件,不歸他們管。”洪先生說,“我多次去公安局鬧,也多次把我的情況和群里其他人的情況講給公安局的人聽,告訴他們這是詐騙案,他們才幫我做了個簡單的筆錄,目前還沒有立案。”
  梁先生說,他也曾到中山派出所報案,但對方以不屬於刑事案件為由拒絕立案,之後稱因為屬於涉外案件,需要和香港警方聯合處理取證,處理起來非常麻煩,仍然拒絕立案。
  魏先生告訴記者,現在他已經掌握了詐騙團夥的相應行蹤,只要香港警方和內地警方能聯動起來,就很容易破案。“可是一般只有大案才足夠引起高層重視,才能促使兩地警方通聯破案。這個騙局一旦擴散到引發香港警方高層關註,也許就有希望。我也希望大家可以抱團行動,因此也才建立了受害者的QQ群。”
  魏先生已經從抱團應對中初步受益,受害群中有位供應商和他遭遇過同一個騙子,給他提供了相應的證據,下一次他去香港警方“報到”,這些證據和他提交的另外的諸如和騙子郵件往來、合影、提單等各種物證,至少可以讓香港警方作出更為公正的定論:他也可能是受害者,從而有利於案件下一步的偵查。
  上海尚公律師事務所趙志東律師認為這種案件和以往的電話詐騙一樣,也是網絡詐騙的一種,是典型的合同詐騙案件。他告訴記者,由於被凍結賬戶是香港的賬戶,在證據提取這方面確實存在不方便的地方,因為大陸法律規定,證據要在境外取得的話,那必須經過中國駐海外,包括港澳臺地區的使領館機構進行協助,國內才能取得。
  趙志東建議,受害者應該統一起來,一起到當地的公安局進行報案。“因為公安局的案件比較多,不會為了兩三萬美元單獨立案,逐個案件來偵破。但像這種案件它已經形成一種趨勢,合起來標的也比較大,如果受害者可以抱團去報案,那就有可能立案。”
  ■特別提醒
  幫忙打款給第三方需要授權書
  據介紹,詐騙團夥的訂單風格大致為,訂單不問價格,直接定數量,顯得非常大氣有錢,同時經常更換手機號碼,很少用電子郵件。這種詐騙手段如此隱蔽,一般供應商很難察覺出來。往往被利用,好久都不知道如何被上當受騙。
  趙志東建議,外貿企業應該提高法律意識,以後再遇到客戶讓幫忙打款給第三方的情況,要讓對方補一個書面的授權書,明確寫明是受某公司委托進行打款,附上相關的身份證件複印件等,即使有人來告也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原標題:以為客戶匯錯錢 原是“黑客”在騙錢)
創作者介紹

王力宏

gnczxfbbynp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